普車(chē)都 > 高三作文 >

七月,幽藍

午夜的腳步在舒徐逼近,你是否感覺(jué)到了它沉重的呼吸。你是否明白它的身影叫做猙獰。

前一刻,接受名次的刺激,后一刻接受“遺棄”的降臨。你也無(wú)法明白為什么。也許答案早就已經(jīng)寫(xiě)好。只是,我自己一直都沒(méi)有看清。曾經(jīng)的曾經(jīng),我一直在重復著(zhù),我們嘴角上揚,是因為我預知奇跡??墒?,奇跡又是什么呢/命中注定僅此而已。

我以為真的會(huì )有人可以明白我,明白我為什么??墒翘煺娼K究是天真。以為到底是以為。一切的一切到了這兒還有什么意義。冠上無(wú)聊的帽子,還有的荊棘。你以為你可以翻身,因為有人可以明白??墒悄阌衷趺茨軌蛄系?,你敗在,輕蔑的眼神與嘲笑的弄堂里。

我以為付出真的就可以有回報,可是你又怎么能夠知道你的那些是如此的微不足道,不堪一擊。有人會(huì )記在心里么?不會(huì ),就好象被人利用一樣,沒(méi)有意義再者厭倦的時(shí)候,你會(huì )被加上一頂帽子,遠遠的遺棄。然后,你再也找不到回家的方向。風(fēng),吹過(guò)有痕,卻沒(méi)有深刻的印記。這便是如是。也是現實(shí)的事實(shí)。

你的丑陋是人仰天嘲笑的卑劣,你的足跡是不曾有值的殘缺,你的記憶是如此卑微的奢侈,你的行走是小心維護的自信。然而,丑陋表露了,足跡湮沒(méi)了,記憶黯然了,自信破碎了。那么,七月,你拿什么拯救,你的過(guò)去,你的現在,你的未來(lái)。一切,已經(jīng)被完整無(wú)遺餓否定。于是,判決已定,一個(gè)聲音說(shuō),七月,你什么都沒(méi)有了。是呀,七月,你什么都沒(méi)有了。

輕了,淡了,遠了,去了,沒(méi)了,消失,不見(jiàn)了。

淚,輕輕地劃過(guò)臉龐,一道淺淺的痕,淡淡的傷。惟有淚流面。這是惟有可以哭泣的自己。別無(wú)他法,心涼了不知多久,從哭泣到現在。還是想問(wèn)一句,為什么,我在乎的人不堪的罵,不屑的笑。原來(lái),七月,你從來(lái)就是這么生活在玩弄中。如此卑劣,如此狼狽,如此的不是自己。不是我想要的,真的不是我想要給予,明白,理解的。但,現在,沒(méi)有任何意義,傷痕,銘刻在心,直至終了。只是,恨與不恨而已。那么我選擇后者。這應該是這個(gè)七月,最好的一個(gè)尾巴。孫說(shuō),既然都不相信自己,那么不如放棄。恩,不如放棄。解脫是最好的行徑。那么,對不起。我的七月。這次,我再次失敗,敗了一切,敗了我最后卑微以為,卑微自信。

突然,好想去看海,看它的深邃,看它的寬闊??此呐炫?;突然,好想去西藏Tibet,看它的美麗,看它的清新,看它的瓦藍;突然,好想背起行囊馬上出發(fā),去一切我想去的地方,即便是飛翔的死亡在那也好。不過(guò),一切都沒(méi)有希望燃起的一刻,因為,我沒(méi)有資本。它們只能在夢(mèng)中浮現。我的向往,還有我的花兒們。以及,我的彼岸。

那么,就這樣吧。

午夜的沉郁徐徐曼延,你是否感覺(jué)到了它的冗長(cháng)與絕望,以及,黑暗。

七月,那不是你的天藍,那是,七月,幽藍。

七月,幽藍。

展開(kāi)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