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605rh"></noframes>

        <sup id="605rh"></sup>

      1. <output id="605rh"><track id="605rh"></track></output>
          <noframes id="605rh"><small id="605rh"></small></noframes>
          普車都 > 高三作文 >

          如果十年都不算長

          大概是自己還不到十歲的時候,隨媽媽去外婆家過年,看到比自己大一歲的表哥一直坐在個小電視機面前,雙手在前面的板子面前敲敲打打。我湊過去看,他一愣,一笑,讓出了位置,問:“要來一起玩電腦么?”

          我坐在他身邊看著屏幕上的光影,當他說要玩嗎的時候,點點頭,打開換裝小游戲,點個兩三分鐘,就把鼠標移給他。他笑笑不說話。我問,哥哥你不會玩膩嗎?他笑著說,玩十年也不會膩。

          等我過了十歲的時候,依舊習慣于坐在他身邊看他玩游戲,只不過那些游戲從以前的格斗小游戲變成了大型的網絡游戲。他操控著他最愛的法師,自由穿梭在游戲世界里,法師的冰屬性炫紋閃閃發亮,看似溫柔實則無情地洞穿NPC的身體。我看到可愛的小怪物被打得眼淚嘩嘩,抓著他的袖子使勁搖,他被搖得東倒西歪也不忘去操縱他的人物,手忙腳亂。

          “他們這么可愛你怎么能忍心下手??!”我抗議。

          “別……別搖!啊……啊??!”他的手重重地拍鍵盤上,屏幕上剛剛還生龍活虎的法師已經口吐白沫,倒在可愛的小怪物中。

          我若無其事地放開抓住他袖子的手。

          他嘆氣:“我沒那怪物可愛嗎?你就忍心讓我死掉?”

          “沒有!”我竊笑。

          “給你玩玩看。”他站起身。“你也在這個游戲里創一個人物好不好?”

          “好。”于是我的習慣變成了,當他把電腦讓給我時,我便操縱我的小戰士殺幾只小怪再還給他。

          “為什么你就這么忍心讓你自己殺怪物?”他在旁邊忿忿地嘖嘖,“多可愛的小怪物啊。”

          “沒我的小戰士可愛!”我的意地笑著,屏幕上藍色長發的女戰士揮舞著藍色長槍,穿一身藍鎧甲,高高躍起,好像整個人能融入藍天之中,英姿颯爽。

          那個時候的我,覺得我們可以一直這樣傻玩下去,不用煩惱不用哭泣,就像游戲里的角色一樣,在廣闊的場景里奔跑,自由自在,跑不到盡頭。

          我坐在他身邊,看看時間,覺得他可能會把電腦使用權讓給我了,便一直盯著他看。他伏在電腦前始終沒有轉過頭來,我看見屏幕上有四五個他的好友和他一起刷刷地砍怪,其中還有一個穿著新手裝的妹子呆呆地被他們護著。

          “這是干什么???”我戳戳他的手。

          “別鬧。”他的表情很嚴肅,但是也混亂地把原因講了遍。因為一個兄弟喜歡上一個女孩子,慫恿那個女孩子來玩這個游戲,帶這個女孩子去游戲里浪漫的地方看風景。美麗的地方同時有可怕的危險存在,此刻,一幫人就是那個女孩子的護衛,為了促成好兄弟的姻緣。

          我表情嚴肅:“你還沒成年呢,幫別人談戀愛。”

          “就差兩年了,不像你,差三年。”他頭也不回,我也不敢去戳他。

          電腦屏幕上被一群動作僵硬的漢子和張牙舞爪的怪物圍住的妹子發了個眼淚汪汪的表情,說自己不想再玩下去了,太可怕了。哥哥見狀雙手放松了一會兒。

          “不能??!”追妹子的那個人打字說,“兄弟們火速!”

          自稱技術流的哥哥雙手抖了抖,咬咬牙發狠地提手速,眼睛略紅。

          我在旁邊不知道能幫他做什么,默默地給他加油打氣。一行人總算是到了貓頭鷹之城的深處,主角兩人爬上了屋頂背對背坐著看月亮,深情款款地說著情話。屋下的人為他們攔著怪物,一片刀劍光影銀光霍霍,一片冰山重重白氣朦朧。哥哥呼了口氣,這情景可比護一個妹子輕松多了。他站起身把位置讓給我:“幫我控制一下,我去喝杯水。”

          展開更多
          2019久久久最新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