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車(chē)都 > 鬼故事 >

床頭嬰

清朝康熙年間,江南鳳城一帶出現了一種新奇的娛樂(lè )方式:客人來(lái)了,只需躺倒在一張木床上,由一個(gè)身高不到三尺的嬰兒在床頭一邊用他柔嫩的雙手撫摸客人頭部,一邊講一些天下奇聞、官場(chǎng)風(fēng)波。

這些嬰兒被稱(chēng)為床頭嬰。他們雖然身材瘦小,手指酷似嬰孩,但眼神和臉部卻充滿(mǎn)滄桑。街頭的苦力、田間的勞力、民間的三教九流,都喜歡到這家床頭嬰按摩樓來(lái),因為它的價(jià)格便宜。而無(wú)人知曉床頭嬰的幕后老板是誰(shuí),連當地官員也奈何不了。于是,這床頭嬰的名號更響了。

這件事驚動(dòng)了朝廷??滴趺芰畲蟪祭钊氯ヌ讲?,要李三江想方設法把這些床頭嬰的來(lái)歷向他匯報,而且只能秘密巡查,不得驚動(dòng)當地官員。李三江正為有人舉報他貪污腐敗的事情而寢食難安呢,見(jiàn)皇上委以重任,自然高興:“皇上還是信賴(lài)我的,我一定要辦好這件事。”

于是,李三江悄悄來(lái)到了鳳城,打扮成算命先生走進(jìn)床頭嬰按摩樓。

在柜臺交了錢(qián),就有個(gè)穿著(zhù)粗布衣衫的侍童走了過(guò)來(lái),把李三江帶進(jìn)了一個(gè)小房間,一張紅褐色的木床幾乎占據了整個(gè)房間。李三江躺在了木床上,不一會(huì )兒,一個(gè)矮小的嬰兒晃著(zhù)身子跳上了床。李三江細細打量那人,發(fā)現他雖然手指腳掌等裸露的地方柔嫩無(wú)比,但臉部顯得很蒼老。“難道這就是傳說(shuō)中的床頭嬰?”李三江不由愕然。

那床頭嬰顯然是個(gè)按摩的老手,兩只嬰兒手輕輕撫弄著(zhù)李三江頭部的太陽(yáng)穴,一邊喃喃地講起了一些民間奇聞。那聲音鶯歌燕語(yǔ)的,讓人變得無(wú)比慵懶。李三江想跟床頭嬰交談,可床頭嬰卻只顧自己說(shuō)奇聞逸事、官場(chǎng)黑幕,對李三江不理不睬。李三江只好閉上眼睛,細細享受這柔嫩的撫摩。一個(gè)時(shí)辰后,床頭嬰跳下床,消失在門(mén)口。

李三江下了床,愜意地伸了一個(gè)懶腰,發(fā)現自己這幾天奔波的疲勞,果然一掃而光。他暗暗稱(chēng)奇,心想要把皇上交代的事情做好,就一定要見(jiàn)到老板,否則這床頭嬰的來(lái)歷,自己是琢磨不透的。李三江找到了剛才那個(gè)侍童,向他說(shuō)明了來(lái)意,那侍童笑了笑,對李三江說(shuō)道:“這位先生,我們的老板是不接待來(lái)客的,除非你是特別的人。”

“特別的人?”李三江愣了一下,然后笑吟吟地掏出一兩銀子,悄悄地塞給了侍童。侍童接過(guò)銀子,道:“那好吧,我給你通報看看。”過(guò)了一會(huì )兒,那個(gè)侍童回來(lái)了,指了指前面的一個(gè)小門(mén)對李三江說(shuō)道:“我們老板在那個(gè)屋子里等你。”李三江穿過(guò)了那扇黑色的小門(mén),來(lái)到了一個(gè)小屋,一個(gè)身穿黑色大衣的男子背對著(zhù)他站著(zhù)。“你一定要見(jiàn)我?”那人的喉嚨里發(fā)出一陣沉悶的聲音。

“是啊,我想知道你們這個(gè)床頭嬰是怎么來(lái)的?”李三江畢竟見(jiàn)過(guò)場(chǎng)面,他開(kāi)門(mén)見(jiàn)山地說(shuō)道,“因為我也想開(kāi)一家類(lèi)似的按摩館,不過(guò)你放心,我開(kāi)設的地點(diǎn)絕不在這個(gè)地方,只要你把床頭嬰的來(lái)歷告訴我,我給你一千兩黃金作為報酬。”李三江的如意算盤(pán)打得很好,只要這個(gè)老板說(shuō)出床頭嬰的來(lái)歷,他就可以向皇上匯報了,而一千兩黃金,對他來(lái)說(shuō),只不過(guò)是九牛一毛。

那人轉過(guò)身來(lái),冷冷一笑,“那你就跟著(zhù)我來(lái)吧!”李三江跟著(zhù)黑衣男子進(jìn)了一個(gè)大山洞。在山洞中,不時(shí)地穿過(guò)一兩個(gè)床頭嬰,他們笑嘻嘻地捧著(zhù)一兩個(gè)饅頭,歡天喜地地講述著(zhù)故事。

正當李三江摸不著(zhù)頭腦的時(shí)候,黑衣人說(shuō)話(huà)了:“對不起,先生,我們這里有個(gè)規矩,如果有人一定要知道床頭嬰的來(lái)歷,就必須講述一些奇聞逸事或官場(chǎng)黑幕,否則,那些床頭嬰會(huì )把你當作異類(lèi),扔進(jìn)水池,讓你難受。”李三江心想:我自小熟讀各類(lèi)書(shū)籍,說(shuō)些奇聞逸事自然不在話(huà)下,但是讓我說(shuō)官場(chǎng)黑幕,就有些為難了,但為了能完成皇上交代的任務(wù),也只能豁出去了。

于是,他點(diǎn)點(diǎn)頭:“好吧,老板,你的這些要求,我都可以做到。”

他們進(jìn)入了山洞中的一個(gè)大廳。大廳里燈火通明,十幾個(gè)床頭嬰正圍坐在一張巨大的石床上嬉鬧。那些床頭嬰身高皆不足三尺,但個(gè)個(gè)手如白玉,光滑無(wú)比。

“你先給這些床頭嬰講個(gè)奇聞吧,等下,我再來(lái)見(jiàn)你,給你說(shuō)說(shuō)這些床頭嬰的來(lái)歷!”那個(gè)黑衣人說(shuō)完就走出了山洞。

李三江對著(zhù)那些床頭嬰笑了笑,講起了一個(gè)侏儒找老婆的怪事,誰(shuí)料床頭嬰都憤怒地喊起來(lái):“你這壞蛋,在笑我們是侏儒吧!告訴你,我們不是侏儒,我們是床頭嬰!”

李三江連忙陪上笑臉:“各位別急,我再給你們講個(gè)笑話(huà)吧!”誰(shuí)知那些床頭嬰不買(mǎi)他的賬,其中一個(gè)盯著(zhù)李三江,用手指了指他后面一個(gè)冒著(zhù)熱氣的水池道:“你快給我們講講你在官場(chǎng)的黑幕,不然我們就把你扔到那個(gè)水池里去!”

李三江連忙搖頭:“你們誤會(huì )了,我不是官員,所以我不知道官場(chǎng)黑幕??!”

“不是官員,那你怎么會(huì )到這里來(lái),大家快把他扔下去。”那個(gè)帶頭的床頭嬰喊了起來(lái)。其他床頭嬰都跳下床來(lái),圍住了李三江。

李三江額頭上的冷汗刷地一下流了下來(lái)。他知道,自己不說(shuō)些官場(chǎng)黑幕,是走不出去的。算了,這些床頭嬰也是供人娛樂(lè )使用的,自己不如胡編亂造些故事給他們聽(tīng)聽(tīng)。

可奇怪的是,那些床頭嬰對李三江的胡編亂造都洞察神明,他們逼著(zhù)李三江非把自己的貪污之事說(shuō)出來(lái)不可。等李三江支支吾吾地把自己貪污的一筆災民的黑款說(shuō)出來(lái)后,那些床頭嬰都轟地一聲笑了,他們使勁舉起李三江,把他拋入了那個(gè)冒著(zhù)熱氣的水池。

那個(gè)水池的水雖然燙,但卻讓人十分舒服。李三江剛才還以為這水池里的水有毒,可現在卻感到一股愜意直沖自己的七神六脈,舒暢無(wú)比。等李三江泡夠了爬上來(lái)的時(shí)候,發(fā)現那個(gè)黑衣人已經(jīng)走了進(jìn)來(lái)。黑衣人遞給李三江一杯姜湯,對李三江說(shuō)道:“先喝杯姜湯吧,我再給你講講這些床頭嬰的來(lái)歷。”李三江接過(guò)姜湯一飲而盡后,就坐了下來(lái),等著(zhù)聽(tīng)黑衣人講床頭嬰的來(lái)歷。

黑衣人見(jiàn)李三江已經(jīng)喝完了姜湯,笑吟吟地說(shuō):“李大人,床頭嬰的來(lái)歷就不用我告訴你了吧?”李三江大吃一驚,忙問(wèn):“你怎么知道我姓李?床頭嬰是什么來(lái)歷?”

“你不就是床頭嬰嗎?”黑衣人冷冷一笑,指著(zhù)那個(gè)水池說(shuō)道,“你剛才泡的是縮骨水,喝的是能喪失記憶的忘過(guò)水。半個(gè)時(shí)辰后,你將忘記你所有的過(guò)去。三天后,你將縮成三尺高的床頭嬰……”

李三江撲通一聲跪在了黑衣人的面前:“老板饒命,老板饒命,我是奉皇上之命來(lái)的啊,你可不能這樣??!”

黑衣人指著(zhù)石墻上的一幅畫(huà),對李三江怒喝道:“你看清楚了。我不是老板,他才是老板!”

李三江戰戰兢兢地抬頭一看,什么都明白了。突然,他覺(jué)得全身開(kāi)始酸痛,慘叫一聲,暈倒在地。

這時(shí),黑衣人吩咐道:“來(lái)人,把這個(gè)床頭嬰腰牌給他掛上。他貪了老百姓的錢(qián)財,下輩子,就讓他伺候老百姓吧!”

至于畫(huà)像上的人是誰(shuí),已經(jīng)不重要了。不過(guò)據服侍在康熙身邊的那些太監說(shuō),每年都有一些官場(chǎng)要員失蹤,當有官員把這些事情稟告康熙的時(shí)候,康熙聽(tīng)了,總是微微一笑。

展開(kāi)更多